正在加载图片...

师德建设

当前位置: 首页 > 师德建设> 正文

由景荣春老师想到“教师去圣化”
文章来源:   时间:2017-02-21 17:04:29   作者:  
打印

                                                                                                              由景荣春老师想到“教师去圣化”
                                                                                                                                                   机关分工会  叶泽滨
   像一盏油灯,一点一滴熬干,像一汪清泉,一年一月奉献,景荣春老师以始终不渝的敬业精神和道德心态诠释了教师内心世界的崇高。教师职业的神圣性在景荣春老师身上得到了体现,他不辱教师使命,严谨笃学,淡泊名利,时光走过了30年,他心里装着的始终只有教学和学生。景荣春老师的事迹引发我对于教师职业角色现代性困惑及其出路的思考。
      神圣性是传统社会赋予教师的职业特质,现今中国社会转型引起价值观冲突加剧,在此背景下悄然出现教师职业要不要去圣化问题。“去圣化”概念从心理学上理解,指的是传统神圣感的弱化与消解,不再相信人生中还存在值得珍视的、具有永恒意义事物,对于过去通常认为“神圣”的事情转以世俗化眼光看待。传统社会赋予神圣意蕴的职业有教师,军人等。凡具有神圣意蕴的职业对从职人员的能力有要求,更对从职的情感态度有期待。期待什么?一是期待担当这样社会角色的人心无旁骛,专心致志;二是期待他们无条件服从和忠于使命,有作出个人利益牺牲的必要思想准备。
     现今的“教师去圣化”产生影响是双重的,一方面使教师获得了作为人的多方面价值,另一方面,因神圣与去圣的矛盾而引起了社会的争议和教师的自我困扰。教师去圣化与当前社会背景和整个教育环境有密切关系,也与教师个人的道德操守有密切关系。过去,教师职业角色神圣建立在教师是知识大门的把门人,当今教师职业角色不神圣,和现代社会知识传递方式多元有关,更是因为现代人的伦理价值位移,有些教师生存样式和道德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近年来,我国高等教育发展中的规模化、标准化和指标化以及学校管理行政化等趋势与现代性的实用主义价值取向相契合,教师身边的名利诱惑显著增加,个体精神世界发生如下改变的大有人在:从禁欲型、克制型伦理转变成享乐型和惬意型伦理;从精神品质型、理想型道德转变成规则型、约束型道德;从爱邻人的道德转向了怨恨的道德。这样改变的实际结果就是所谓“去圣化”,因此教师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逐利、庸俗行为频现,如,中小学教师有偿家教令行不止,大学教师则走穴,对教学和学生简单应付,学术不端等,总之精神世界缺少了一种感人、化人的气质。而这又影响学校文化的品位和学生精神追求。
     客观地说,社会上存在支持和反对教师去圣化两种力量,社会群体心理对教师去圣化的适应性和认可度是比较有限的。社会对教师职业适度去圣化可以理解,但是对教师去圣化前景存有隐忧,2009年一项在线调查(共7327人参加)显示,有41.3%的人表示经常关注有关“师德”的新闻报道或相关讨论,表示偶尔关注的占48.1%。两项相加,师德问题引发了近九成公众的关注;有61.9%的人认为“教师道德水准一定要高于普通公众”,而认为教师也是人,不必用“崇高”来要求的只占31.6%。对这一调查结果可以从不同角度看,但应该承认调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对于教师有比较高的期望。也许我们不能简单理解为公众思维存在惯性,不能责怪公众对于教师的苛刻。有人指出,近30年来,公众对学校德育一直不满意,究其因,上世纪80年代认为是德育目标过高;90年代则认为是学生自身存在问题;到了新世纪,大家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教师身上,认为是教师职业道德出了问题。
     谁支持、认同“教师去圣化”?其中可能有我们教师自己。教师个体主体意识的觉醒与丰满人性的实现,是社会进程和人的个性发展中的一个进步,但有的教师走不出职业角色的现代性困惑。在向往自己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真实、立体的生活的时候,以为教师职业具有神圣性此种情感和此种思维,以及此种角色定位是过时的。笔者不认同教师以去圣的心态在传统行为取向和现代行为取向之间寻求平衡,认为教师“去圣化”心理倾向可引发教师的价值信仰紊乱或缺失,过度的教师去圣化,将使教育风气变坏,让社会对教育失望。走出教师职业角色的现代性困惑的出路并非教师去圣化,而是重构高校教师的职业理想,培养其现代教师的道德人格.。
     当然无须多说,社会公众以及学校领导不应当期望广大教师始终都保持情绪情感上圣洁,一味要求他们清心寡欲,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不承认、不保护和照顾教师个人利益,凡事硬要教师向崇高上靠,到头来只会是事与愿违。
     世界上有些国家规定作为公职的教师人职时无一例外要进行主题为献身教育忠于教育的宣誓,这足以表明教师职业不同于寻常职业。用一通俗的说法,教师干的是良心活。在现代社会,毕竟教师职业是知识人士多种可选择职业中的一种,既然我们选择并坚守这项职业,大体意味着认可其职业特殊性。如果我们内心真正认可和热爱教师职业,复杂的问题临到头,即刻变为简单的,浮躁的心情一出现,即刻回归平静,这就是问一问自己:我是谁?我的使命是什么?其实象景荣春等优秀老师他们没有多少职业角色的现代性困惑。他们所以没有什么犹豫,因为忠于使命获得尊严的快慰远远大于物质名利获得的满足,无条件服从和忠于使命早已成为习惯,就这样一年一年书写自己的教师人生。
    知识技能方面,与时俱进;从教为师态度方面,我心依旧。此是学习了景荣春老师的事迹以后的体会和决心。